大陸集運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薛寶釵的悲劇:三觀不合的婚姻,註定不長遠

核心提示: 在中國古典文學中,《紅樓夢》無疑是寫女性最成功的作品之一。薛寶釵則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中國古典文學中,《紅樓夢》無疑是寫女性最成功的作品之一。薛寶釵則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對她的人格品性,讀者歷來褒貶不一。有人説,她是封建社會里最典型的淑女;也有人説,她是一個執着追求現實名利、明哲保身的“心機少女”。

近期,學者歐麗娟的新書《紅樓夢人物立體論》也受到關注。她提出類似這樣的觀點:不要“扁平化”地看待人物,而是要回歸文本,瞭解人性世情的複雜、深刻與豐滿。

影視劇中的薛寶釵形象。圖片來源:87版《紅樓夢》視頻截圖

在她看來,薛寶釵的才華可與林黛玉比肩,治家能力也不輸王熙鳳。可在《紅樓夢》中,她的一輩子,不過是古代社會貴族女子的一出悲劇。

任是無情也動人

在《紅樓夢》裏,薛寶釵似乎擁有完美的人物設定:顏值出眾,生於富裕的皇商之家,性情穩重平和,接濟家境不好的邢岫煙、替史湘雲操辦螃蟹宴,處處體貼。

不過,她卻並沒能贏得讀者一致的喜愛。有相當一部分人給她貼上了虛偽、“心機少女”等標籤。

那麼,原著中寫到寶釵時態度如何?歐麗娟舉例,《紅樓夢》前八十回裏,曹雪芹用來類比或暗喻薛寶釵的,都是一些寓意很好的花或者典故。

比如,在“壽怡紅羣芳開夜宴”中,寶釵抽到的花籤是牡丹,題曰“豔冠羣芳”,還有一句詩“任是無情也動人”。

《紅樓夢》第二十二回中有一個場景,一家人湊在一起猜燈謎,因為賈政這個日常嚴肅臉的長輩在場,寶玉和眾姐妹都變得拘束不多話,唯有寶釵泰然自若。

歐麗娟認為,這是寶釵心性厚重的表現:面對更高權威帶來的壓力,不唯唯諾諾,也不去刻意表現,説明無論面對的是誰,她都能夠平等、自在的面對,正是君子的風度。

“林黛玉確實誤會過寶釵,但後來也承認是自己錯了。”薛寶釵與林黛玉也並不對立。她説,在太虛幻境中,女神兼美集結了二人的優點,“釵黛合一”才是最完美的。

被誤解的“好風憑藉力”

實際上,也難怪讀者進行對比。同樣寫“柳絮詞”,林黛玉寫得悲悲切切,她卻是“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也是這句詞,薛寶釵被一些人視作處心積慮想飛黃騰達的反面典型。

林黛玉(左)和薛寶釵。圖片來源:87版《紅樓夢》視頻截圖

《紅樓夢》文本交代的很清楚,“除聘選妃嬪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親名達部,以備選為公主、郡主入學陪侍,充為才人、贊善之職。”

這也就説明,薛寶釵參加的“選秀”並不是聘選妃嬪。以歐麗娟的看法,所謂才人、贊善之職,無非是高級宮女。按朝廷慣例,一般要到25歲才能放出宮,不是能飛黃騰達的好差事。

事實上,即便成為“寶二奶奶”,也不算是什麼成功。不僅賈、薛本來即門當户對,何況到了《紅樓夢》後半部分,賈家敗落的趨勢已經十分明顯,嫁入賈府,算不得“平步青雲”。

再説“青雲”在古代,也很少用來指榮華富貴,最多是代表崇高脱俗。所以,“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跟追求飛黃騰達沒什麼關係。

“她只是覺得我們不要老是寫得那麼悲哀,可以積極向上一些,這是一種詩學的翻案技巧,也是一種陽光的意志。”歐麗娟説。

抹不掉的“人生污點”?

不過,在很多讀者眼中,薛寶釵仍然有擦不掉的“人生污點”。

《紅樓夢》前80回中有一個著名情節,就是“滴翠亭寶釵撲蝶”。寶釵在路上碰到一雙可愛的玉色蝴蝶,童心未泯一路追到滴翠亭,卻無意中聽到紅玉和墜兒的對話,得知紅玉和賈芸私相授受的祕密。

圖片來源:87版《紅樓夢》視頻截圖

眼見避無可避,她靈機一動,謊稱老遠就看到林黛玉在這裏才追過來,結果黛玉朝東一繞就不見了。就這樣,寶釵用一招“金蟬脱殼”洗脱了二人對自己的懷疑。

這個小插曲,被很多人認定是“有意嫁禍”:一方面把自己擇乾淨,一方面坑了一把林黛玉,為黛玉日後的爛人緣埋下伏筆,甚至有被陷害的隱患。

事實真是如此嗎?假如紅玉和黛玉地位平等,那結果可能真的不好説;但問題就在於,紅玉是在怡紅院當差的小丫頭,黛玉卻是賈母寵愛的貴族小姐,二人地位有云泥之別。

換句話説,即便誤以有把柄捏在黛玉手裏,她想使用些小伎倆,也難以對林黛玉造成什麼實質性傷害,相反,還可能給自己招來後患。

如同現在的職場,紅玉選擇的處理問題的方式,更可能是對黛玉的討好、小心應對。就文本內容而言,“滴翠亭楊妃戲彩蝶”這件事,後來也根本沒有任何的發展。

薛寶釵的人生悲劇

不過,無論書中的薛寶釵有多少優點,她的人生仍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寶玉和寶釵成婚。圖片來源:87版《紅樓夢》視頻截圖

比如,她和寶玉成婚,勸丈夫追求“仕途經濟”,是古代賢妻的必備技能,卻是寶玉最反感的一點。三觀不合的婚姻註定走不長遠。最後寶玉出家,寶釵獨自面對後半生未可知的命運。

“薛寶釵其實是那個時代貴族階級最完美的女性形象,是一位大家閨秀。”歐麗娟總結,她青春守寡,孤獨以終,否則就不會放在《紅樓夢》“薄命司”裏。

在她看來,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品格保障命運的原則,所以司馬遷才會在《史記伯夷列傳》裏提出許多無解的大哉問:“餘甚惑焉,倘所謂天道,是邪非邪?”

在今天,《紅樓夢》仍然有啓發意義,但前提是要讀對,立體地、公正地看待每一個人物。比如王熙鳳的堅韌剛毅,所謂“大德不踰閒,小德出入可也”;再比如探春的才志兼備、宏大高朗,更是現代女性的典範。

儘可能把人格掌握在自己手裏,或許這才是人們讀完《紅樓夢》應有的感悟之一。

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