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 不要把新冠溯源政治化 這關乎全人類的生存

今日日本網發表題為《不要把新冠溯源政治化》的文章。文章指出,我們有必要找到新冠病毒的源頭,但新冠溯源應該是一個科學問題,而不是地緣政治博弈。全文摘編如下:

新冠肺炎已經成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流行病之一,而且仍在不斷進化。截至今年6月,新冠病毒已導致近1.8億人感染、約400萬人死亡。不僅如此,新冠疫情還極大擾亂了全球社會和經濟,挑起各國間的政治猜疑和緊張關係。

我們有必要找到新冠病毒的源頭,但新冠溯源應該是一個科學問題,而不是地緣政治博弈。

首先,世界衞生組織與中國進行的聯合調查工作應該得到尊重。最早報告新冠病毒的地點是2019年12月的中國武漢,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一定是新冠病毒的源頭所在。眾所周知,美國於1981年發現首例艾滋病患者,但是科學家後來將艾滋病病毒的源頭追溯到非洲的黑猩猩與猴免疫缺陷病毒。

今年2月9日,世衞組織-中國聯合調查組召開新聞發佈會,介紹為期四周的實地考察活動的初步發現。這份319頁的聯合研究報告支持自然暴發理論,明確強調説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極小”。

毫無疑問,中國對這樣的結論表示強烈歡迎,而那些始終聲稱中國是“罪魁禍首”的人一點也不滿意。可是,如果我們不能信任世衞組織這一聯合國負責國際公共衞生的最高權威機構,我們還能相信誰呢?

其次,我們應該反對“雙重標準”。包括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內的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把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或者“武漢病毒”。根據同樣的邏輯,豬流感病毒難道不應改稱“美國病毒”嗎?理由是豬流感病毒最早發現於2009年初的美國,然後迅速傳遍全美乃至全球,最終導致7億至14億人感染,感染人數佔世界人口的11%至21%。難道全世界應該就此向美國索賠嗎?

某些美國政客故意無視世衞組織調查結論,一再要求重新調查中國。在全球進行新冠溯源的背景下,華盛頓誓言美國及其盟友將“共同努力”,“向中國施加必要的壓力”,敦促北京成為“參與者”和提供“透明的數據與准入”。

然而,美國國家衞生研究院近期一項研究顯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2月就在美國傳播了。所以,假如確實有必要展開新的全球溯源工作,那麼工作重點應該放在美國而不是中國身上。事實上,中國外交部已經公開敦促拜登政府調查美國與新冠源頭的關係,敦促拜登政府調查美國生物實驗室,尤其是德特里克堡陸軍實驗室。

第三,我們應該歡迎合作而不是對抗。把新冠病毒錯誤稱為“中國病毒”或“亞洲病毒”導致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出現針對華人和亞裔的仇外暴行,這一情況令人痛心。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國在中共領導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取得了長足進步。然而,西方對中國的猜疑和敵意從未消失。

新冠疫情這場全球危機其實提供了合作的寶貴機會。樂觀地講,攜手前進永遠都不晚,尤其考慮到全世界仍在經受疫情的煎熬。

作為合作的第一步,我們不應把新冠溯源政治化,因為這項科學工作關乎全人類的生存,不應成為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博弈。